主页 > U心生活 >《家庭见证》一个借钱的故事 >

《家庭见证》一个借钱的故事

  • U心生活 | 2020-06-10 18:34:03 阅读量:96万+

每个家庭都有它的家风,而我家的家风是代代相传的「借钱的故事」! 打从我爷爷的时代开始,因曾祖父早逝,所以身为长子的爷爷,在卅出头即继承了三间辗米厂。近180公分高,又时常西装笔挺的他,相当符合「高、富、帅」的形象,然而少年得志的他,人生却未因此一帆风顺,反而比同年龄者面对更多的试探与诱惑。 赌场和酒家是他常出入的交际场所,几年间,他的家业全数易主;不但如此,我的父亲及姑姑们的大半生,都在为爷爷偿债,然而这样就解决问题了吗?没有,爷爷的赌债还是一波又一波。 大弟借贷投资  陷债务困境 时空跳到现今我们的时代。大弟的财务困境不是欠赌债,却是他有创业基金、投资股市的资金、跟人合伙做生意的资金、买车的贷款,林林总总的资金需求,而这些资金的来源,是从我的母亲以及他的妻子,经由标会及向人借贷而来的。 身为家中唯一的基督徒,我对这个借钱的故事虽然熟悉,却觉得和自己沾不上边,因为我是个「月光族」,每个月的薪水缴了房贷,支付了生活费,就两手空空了。所以大弟再怎幺借钱,也借不到我身上。但是,我错了! 去年七月中旬,我和家人决定要搬回桃园居住,当时,母亲、我、小弟,商议着是否要让大弟知道,九年前我们在桃园买了房子,还是要「骗」他说,我们在桃园的房子是租的?因为母亲担心,大弟若是知道我名下有房子,心里一定会不平衡。 我告诉母亲,大弟可以买车、买房,为什幺我们要因为他财务上一直有状况,就什幺也不能拥有,要一家人过得苦哈哈的,才表示我们可以不必再借钱给他了?于是在我不愿意说这个白谎的情况下,大弟知道我买了桃园的房子。 允诺大弟借钱  随即后悔 去年十一月底的某日早晨,我和同事正在晨更分享时,正巧分享到我们两人做决定的方式不同。她是要想很久、犹豫期很长,到最后却没有行动的人。我则是想一下就很快做决定,最后再慢慢后悔的人。 晨更时间还未结束,我就接到大弟来电,告知他把发票借给朋友使用,朋友没有付货款,厂商找到大弟要他支付货款,于是他来电要我向银行增贷借他钱。大弟特别叮咛,不要让他的妻子及我的母亲知道,怕她们担心。 身为长姊的我,向来没有什幺机会资助我大弟,因为自己总是两袖清风。这一次看似是大好机会,可以展现长姊照顾弟弟的魄力,说不定还能有机会将他带回教会。想到未来全家归主的荣景,于是我一口应允。 挂了电话,从事财务的同事就提醒我:大弟过去借钱的还款纪录如何?如果他不按月支付增贷的部分,增贷的部分就会变成我的债务。于是我打电话给小弟商量此事。会找小弟商量,其实也是打算,万一大弟真的不清偿增贷部分,小弟是否可以帮忙分担呢? 然而,小弟听到我的陈述后,只幽幽的说了一句:「老姊,我觉得你在重複妈妈对他做的事。」挂上电话,我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霾。次日早晨,我很早就起床,因为反覆思想此事睡不安稳。决定要将此事告知母亲。 当母亲听完后说:「绝对不能借他,他的债务像个无底洞。」当母亲也这幺说时,我的心顿时清醒,于是我委婉的告知大弟,增贷这件事已超过我的能力範围,无法帮他,然后就上班去了。 母亲习于扮演救火队 自知我会禁不起他的说服,于是一整天都把手机关静音,不接他的来电。接近中午时分,有一通未接来电是家中打来的,我告诉同事:「大弟向我妈施压,所以换我妈打来了。」当下同事安慰我说:「不会的,你要想你的母亲是打电话来坚固你的心才对啊!」 晚上回到家,果然如我所料,大弟到家中找母亲,央求她出面要我同意借款。我提醒母亲,在大弟历年来的财务危机中,她总是扮演着救火队的角色,现在该是让大弟自己面对问题的时候了。 但此时的母亲,已再度融入大弟的情绪中,不断的对我说:「你有能力就帮帮他啊!家人要彼此帮忙啊!你作姊姊的就帮帮弟弟吧!」我将爷爷欠赌债由子女清偿之事,与大弟无止境的资金需求之事联结,告诉母亲他们两人如出一辙。 如果她再不让大弟「断奶」,大弟的依赖习性就改不了。这不是爱他,而是害他。帮不了大弟,母亲心中百般难受。 心中重担在教会卸下 週末早晨,大弟再次打电话到家中。听着母亲和大弟的对话,其实我的心好痛。大弟告诉母亲,他这关如果没有过,很可能会坐牢,他的人生就完了。母亲告诉大弟:「如果我有钱,我一定会帮你,你也知道你姊姊的个性,我现在是靠她吃饭,她说不要我也没办法。」 大弟气忿忿的说,这关若让他过了,他以后要跟我断绝往来。我知道大弟会向母亲施压,所以出门前将家中电话线暂时拔除,也将母亲的行动电话关静音,为免看母亲哀凄怨恨的脸色,我出门到教会避难。 来到教会后,我将此事告诉小组长,小组长提醒我:如果大弟想用更激烈的手段相逼,要我有心理準备。我们一起做了祷告,又一起打扫会堂,再一起去帮她要探访的对象买礼物。 虽然做了这些事,但时间还早,这时我是绝不愿意回家去看母亲责备的脸色,于是约了小组姊妹去喝茶。当我将这件重担跟姊妹分享后,她介绍我一本正在阅读的书《过犹不及:如何建立你的心理界线 》。一直到晚上八、九点,她才陪我走回家。 盼望家族史被改写 主日早晨,我希望母亲不要把自己关在家里胡思乱想,于是邀约她一起参加主日崇拜,主崇后我们到宜兰出游,探望阿姨、姨丈。当天天气很好,一路上阳光明媚,到了宜兰,阿姨正在菜园里整地、鬆土、种新苗,我跟妈妈也採收了一些九层塔,準备晚餐时用来煎蛋。 搭乘客运从宜兰回家的路上,妈妈告诉我:这天出游让她放鬆多了。有时家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结,真的会将人的情绪绷紧到一个临界点。这次借钱的故事让我明白,属灵争战是真实的,即便我厌战、反战,敌人还是会打到家门口。 我盼望太平度日,但撒但攻击家人,也就会对基督徒做某种程度的牵制。因此我决定连续四十日,每天一餐禁食祷告,为我的家族能破除长期以来禁锢我们的困境祷告。 在禁食期间,无论是在心灵上的清醒,或是实质上的帮助,都挹注到我们的家中。从事会计工作的小阿姨在听了母亲的陈述后,告知母亲发票的开立,应是和国税局的查帐有关,不是厂商的应收帐款。釐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后,母亲的担忧就降低了。 而我工作的职场中,有法务人员也分析了和大弟此事件相关案例,让我明白解决的方案。我们一方面祈祷,让神使我们心里的力量和信心增长起来;另一方面透过阅读,了解家人之间过犹不及的界线问题。 在此岁末年终,我相信有许多家庭正处在财务危机或是陈年的老问题中,你也可能像我一样是个信主多年的基督徒,不知道上帝何时才要来终止、修补家庭的生命破口? 期待这个借钱的故事,可以给你一些启发,祝福弟兄姊妹在面对考验时,选择与神、与教会联合,让神的恩典帮助我们前进,让教会成为我们行动上的支持。 家族中的行为模式定然要改变,才可能改写你的家族史,愿我们倚靠圣灵的大能大力,打一场身、心、灵都得胜的属灵争战,成为家园的守护者!…

此篇内容仅限付费会员观看。付费会员请登入后观看。
登入 加入会员(如您登入付费会员后仍重複出现此讯息,请试着重新整理网页看看)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